• <var id="056jh"></var>

    1. <var id="056jh"><rt id="056jh"><tr id="056jh"></tr></rt></var>
    2. 【遙想當年】華羅庚教授在塔源
      日期:2018-03-26  發布人:信息中心  瀏覽量:229

        著名數學家華羅庚教授為發展我國的科學事業獻出了畢生的精力。華老生前曾來新林林業局塔源林場實地考察,我有幸同這位蜚聲中外的科學家接觸并聆聽教誨。

      微信圖片_20180326161759.jpg

      華羅庚在塔源

        那是1975年8月的一天,當時,我正在新林局黨委工作,接到地委通知讓我和塔河林業局黨委書記李楓同志一起到地委接受任務。在地委,王釗書記告訴我們倆:華羅庚要在塔河和新林考察,要絕對保證華老的安全和健康。當時,十年動亂還沒有結束,邊境備戰還很緊張,接待這樣一位在國內外頗有影響的人物我深感肩上擔子的沉重。
        早飯后,我第一次見到了華老,只見他高高的身材,和善的面容,眼鏡后面有一雙深邃的眼睛……第二天,在地委副書記馬恒玉同志陪同下我們跟華老乘火車先到了塔河。
        在塔河林業局,華老不顧旅途勞累做了“優選法”“統籌法”學術報告,又驅車到吳八老島看望了邊防戰士,翌日清晨便出發去塔源。
        從1973年起,塔源林場黨委書記、場長楊占清等人為了扭轉林業生產中采伐、育林、利用嚴重脫節的問題,對大興安嶺北坡的地理、氣候和林木生長特點進行了大量調查研究。按著堅持合理采伐和以營林為基礎的方針,正確處理采伐、育林和綜合利用三者關系的原則,參照報刊上介紹的華老推廣的“統籌法”對生產工藝、勞動組織、經營管理進行了大膽改革,創造了一支隊伍、三項任務、統籌安排、一次完成、統一管理、分別核算的成功經驗,實現了更新跟上采伐,增加經濟、社會、生態效益的目的。當時,中央農林部梁昌武副部長,省林業總局馮興義局長視察了塔源并給予了高度評價;黑龍江省委書記楊易辰同志曾對塔源經驗做了指示;大興安嶺林管局曾在塔源林場分三批舉辦了各生產局長、生產科長、生產場長的輪訓班推廣塔源經驗!吨袊謽I科學》雜志、《黑龍江日報》、省廣播電臺、《大興安嶺日報》等新聞單位對塔源經驗做了報導,華老到黑龍江省聽說后便提出要到大興安嶺、到采育用統籌生產法的發源地——塔源林場。
        從塔河坐車到塔源已近中午本想讓華老休息一會兒,但華老急切地要聽情況、看現場。在去工段的路上,楊占清向華老介紹了林場概況和采育用作業方式?吹饺A老風塵仆仆,認真聽講,我感慨萬分,世界上屈指可數的數學家來到生產一線,不顧年事已高,還到生產一線考察并虛心聽取基層同志的見解,崇敬之意不禁油然而生……
        在伐區腹地,中齡林疏密適宜,幼樹生機勃勃。
        華老問道:這里采伐過了嗎?
        楊占清答:采伐過了。
        華老點頭稱贊:采伐過了還能留下這么多的樹,很好!
        楊占清介紹說:大興安嶺森林往往“三世同堂”(既成過熟林,中齡林和幼林)在采伐成過熟林時,控制好樹倒方向,百米打出三條集材道,使集材拖拉機不下道施行單株絞集,最大限度保存幼樹再經過清林撫育等措施就可以縮短輪伐周期…….
        華老仔細地聽介紹,不時地詢問了一些技術細節,高興地說“你們把采、育、用統籌兼顧起來了,既省人力、物力、財力和資源,又提高了資源利用率、林木生產量和經濟效益,好得很嘛!”
        在回林場的路上,華老看到路面平整,排水溝暢通,便打聽林場養路情況,當聽說是女子養路隊時,便要前去看望。到女子養路隊,華老查看青年的宿舍、食堂和活動場所,表示滿意。青年們聽說華老特意來看望他們,便請華老坐在門前,她們在門前空地上演起了自編自演的小節目。

      微信圖片_20180326161805.jpg

      圖為華老(右坐三)觀看林場青年表演文娛節目

        華老邊看節目邊探過身子問我:這些青年是哪來的?我回答說:是1969年、1970年上海、杭州來的知識青年。華老囑咐道:要好好關心她們,教育她們,愛護她們……節目演完,華老同青年們一一握手告別。
        回到林場,在采育用統籌生產法展覽室 ,華老認真查看了每一幅圖片,每一張圖表,核對了每一組數據,還意尤未盡地在留言簿上題字:一代新人育新林,并留詩一首,有句贊道:紅心育出棟梁材。
        1975年林場吃住條件比較差,為了讓華老休息好,楊占清同志把他的辦公室給華老做寢室,由服務員把飯菜送去,華老單獨就餐。我吃完晚飯去看望華老,一進屋,只見桌上四碟小菜。華老放下手里的碗筷,起身讓我坐到他身邊,親切地問:李榮,你和李楓是哥倆嗎?我說:別看我們倆身材、胖廋差不多,可不是哥倆,是開發大興安嶺把我倆聚在一起的。華老接著問:采育用統籌生產法是誰搞的?我說:是楊占清帶一伙人,根據大興安嶺的生產實踐,運用統籌法理論,經過幾年努力,摸索出了這套辦法。華老又用探討的口氣打聽采伐、育林和綜合利用的內容。我解釋道:采,就是先采集材道,后采集材號,最后采釘子樹,特別是要控制好樹倒方向,使樹冠倒在集材道上,以便拖拉機不下道,單株抽絞減少對幼樹的損傷,保護好母樹,做到應采的采好,應集的集光,應運的運完。育,就是在合理采伐的基礎上對保留下來的幼中齡林進行撫育。撫育時,間密留稀,間壞留好,保證一定的郁閉度;在皆伐跡地留好母樹前提下,適時進行人工或機械促進更新。用,就是把伐區內有利用價值的剩余物及時運下山,好材繳庫,次材加工,壞材可以做燒材,并不斷擴大利用門路,提高木材利用率。華老十分認真地聽我解釋后,扶了扶眼鏡深思了一會兒,莊重地說:這么做很好,這樣干才能貫徹周總理提出的青山常在,永續利用,越采越多,越采越好的指示,這樣做就是統籌法在林業生產實踐中的應用,堅持下去就能為子孫造福。
        第二天我便把華老的意見轉告了楊占清和塔源的部分干部,后來,又在全局干部大會上傳達了華老在塔源考察的情況和他的殷切囑托。
        華老在離開塔源時,拉著送行人的手連聲說:要把采育用統籌生產法堅持下去,培養一代新人,育出一代新林,為后代造福,為中華民族造福。在華老的親切鼓勵下,塔源林場的干部、職工又繼續奮斗了九年,使采育用統籌生產法不斷豐富和發展,并在新林林業局大面積推廣應用,收到了節約森林資源,增加經濟效益的可喜成果。當1984年10月采育用統籌生產法通過技術鑒定,被專家組認定是國內先進水平時,華老聞訊特意從北京打來電報對這一科技成果表示祝賀。電報中說道:林業系統推廣采育用統籌法很值得贊揚和自豪。
        華老奮斗一生,最后倒在了他心愛的講臺上。他平易近人的作風,嚴謹求實的科學態度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使我至今不能忘懷,成為我在新林工作期間珍貴而永恒的記憶。

       

       

       

      真金娱乐棋牌